allen 发布的文章

思考这个问题的起因是在自己做方案的时候总是容易被人问倒。回过头想这个现象的时候发现被人问倒的情况主要是:

1.自己没有搞清楚事实

2.自己没有考虑当时自己不知道的点(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3.方案不是最优方案

首先在解决自己没有搞清楚事实的时候,想了一下以前自己去收集背景的信息的时候容易把别人猜测的内容和自己认为是的东西理解为现实。例如某个业务方说我觉得哪里哪里不能实现/很难实现 或者 自己觉得业务方应该就是这样的。于是经常出现 “我认为”“我觉得”这类让人听起来很可怕的词。基于错误的信息就容易做出错误的判断,因此特别容易在各种评审会上被挑战。另外自己也越来越觉得产品经理在出自己的方案时候应该了解涉及的所有流程,尽可能避免只使用业务方提供的背景做判断,自己还是应该多深挖一层,有些时候可能有比较多的所获。

目前对于我自己来说,事实的一个特征是不带个人情绪的,起因是某个指标或是冲动,像流程一样的东西。举例:用户想通过工单内容提高录音搜索的有效率,目前用户需要点击进入工单后看工单详情,决定是否听取录音,一般需要经历3-4个步骤。听起来很抽象,可能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1,每一个产品都是让用户来用的,产品设计无法脱离使用场景,特别是平台型,涉及双边,多边的用户交互,C端的设计和B端的设计产品可以是不同的PM负责,但是使用场景不能分割,产品不能相互脱离。

2,产品流程上,明确谁是交易的发起和主导者,他会是这个交易的金钱获益方,他更关心这个交易与否达成。对于主导者,我们要让他清晰的掌握业务流程和反馈,而对于交易的服务受益方,要尽量降低他的产品使用成本,这个工具要让他尽量感知不到。

3,服务获益方在有产品工具的提示的时候,受限于目的(尽快回家),场景(夜晚,寒冷),个人状态(微醺)等多种因素,可能并不起作用。这让我想到快车导流到专车的用户,也是一个一个确定按下去,付钱的时候才发现费用贵了,并进行投诉。

4,一秒变产品“小白”的能力很重要。我强迫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设身处地的体会夜黑风高,交个代驾却迟迟不走,才明白了用户和面前这个同样困惑的司机的心情。

5,有很多红线制约会让产品提高使用门槛,但是在限制下去设计往往会产生很多经典(建筑类)。限制不一定是绊脚石,也许是助推器。

最后以两句话结尾

O2O中,产品只是工具,越底感知度越好,服务才是主角。

“用过日子的态度去做东西。”一直在体会这句话。

风险是一种尚未发生的不确定性状态或者状态描述。风险发生则导致后果,此时风险有多大概率发生,以及导致的后果有多严重,这两个值构成了风险的两大要素。而评估风险大小时,依据的是风险概率(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和严重程度(风险后果)两个数据。比如超速容易导致事故,那么这个尚未发生的不确定性的事故就是风险,发生事故的概率称之为风险可能性,而万一发生事故,是车损、人员受伤还是死亡则称之为风险后果。下面从订单维度安全管理的角度出发,对于风险评估、风险干预和风险清除进行了定义和关系阐述。

安全管理的三个公式

简单解释下,第一个公式表示,我们做的所有的安全预防或者司乘准入等措施,包括背审、三证验真等等,都是为了追求订单风险的最小化。而要让订单风险最小化,则意味着我们需要让司机风险、乘客风险和场景的风险的综合值变得最小,而不仅仅只是单一值最小。

比如,司机和乘客风险都很小,但是夜间下大雨且临崖高位路段的场景中,这张订单的风险依然很高。又比如,维保业务中维修员的安全意识和身体状态、机器设备性能、具体维修操作动作和外部环境等,共同构成了维保本次订单的风险总和。我们做的所有预防动作,都是在想办法降低这个风险总和。之所以会提到外部环境,这是因为任何人类活动都在一个外部环境中进行的,夜间、嘈杂、外部干扰等都有可能增加风险。风险是个综合概念,任何孤立的看待风险的方式都是相对片面的,当然,为了简化计算和评估方式,我们可以选择暂时忽略某些维度。

第二个公式表示,风险的计算结果是由风险可能性和风险后果综合组成,这两个缺一不可。任何社会活动都存在一定风险,风险为0的情况基本不存在于人类活动中,因此风险提升才是我们尤其需要警惕和干预,干预的手段可以是“监控风险变化的趋势是否可控”或者是“干预并降低风险”。

举个我们日常能碰到的例子。车开在路上,路上有其他车辆或行人,甚至是只有一辆车,这也表示有事故风险,然而我们并不会因为有事故风险就不开车。假设跟车距离开始减少或者车速开始快速增加,这往往就意味着“风险增加”。如果仅仅只是超车动作,那么我们只需要监控即可,但是司机开始严重超速时,此时我们就必须要对司机进行提示,也就是“干预并降低”超速行为。从安全生产角度说,违反生产流程进行操作,也是一种风险提升的行为。这也是为什么“制度上墙”会成为安全生产的硬性要求。

第三个公式表示,如果“风险后果”大于某一个值,而这个后果是我们难以承受的,此时,我们就必须清除这种风险,即使是此类风险发生的概率很小。“不考虑概率大小”看似很奇怪,但是这个公式的应用在我们的业务中其实大量存在。比如公司为什么不经营“旅游巴士”业务?这是因为旅游巴士有可能导致群死群伤的严重安全生产事故,而这种事故后果对于公司来说是归零级风险,即使发生这种事故的概率要远远小于一般交通事故死亡的概率,但是公司也从来不进入这个市场。同理,车服加油业务中,为什么我们没有自营油站,是因为在当前我们安全能力极为有限的阶段,线下经营油站有可能导致的风险后果是我们无法承受的,是归零级风险,因此车服目前并没有从事油站经营业务。